• <li id="80ent"></li><optgroup id="80ent"><xmp id="80ent"></xmp></optgroup>
  • <optgroup id="80ent"><strong id="80ent"></strong></optgroup>
  • <thead id="80ent"><address id="80ent"><code id="80ent"></code></address></thead>
    <strike id="80ent"></strike>
  • <input id="80ent"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80ent"></object><optgroup id="80ent"><del id="80ent"></del></optgroup>
  • 設為首頁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  首頁  >> 企業文化  >> 百花園  >> 正文    

    省去的繩子

    時間: 2019年08月05日    點擊量: 109     來源:達竹公司—渡市選煤發電廠   文作者:嚴有權  

    “兄弟們,歇一會兒?!?

    二狗靠在樹上,摸出一盒香煙招呼大家。

    掏出打火機準備點煙,他突然像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,作勢撲向張強,“你狗東西煙莫抽了?!?

    張強遠遠地躲了開去。二狗沒抓住張強,虛虛地朝他踢了一腳。

    其他幾個人趕緊點燃了煙,萬一張強真的惹惱了摳得如食堂打飯的手很抖的大媽的二狗,他會挨個收回這份“禮物”。

    太陽還不太毒辣,但幾個坐在樹下的家伙已經汗流浹背了。

    和狼狗他們分手的時候天才麻麻亮。狼狗一伙人任務重得多,他們要去砍一籠竹子,二狗曉得那是塊硬骨頭,那籠竹子的主人借著迷信敲竹杠,說那是他家的風水竹子,一根竹子的要價比市面上多了幾倍。

    “還是這活輕松,”二狗摸了摸靠著的樹,不就砍一棵樹嘛,分分鐘搞定!

    王飛喊來了樹的主人。

    這是一位50開外的老漢,赤著上身,瞇著眼,嘴里含一個竹筒做的煙桿,自家產的煙葉卷成的煙被他吸得一閃一閃的,那神態,仿佛在抽雪茄,遠比二狗他們吸煙的表情愜意。

    后勤科負責青苗賠償的人和老漢談價格,老漢通情達理得很,知道高壓線旁邊的樹木會危及安全,三言兩語就談妥了。

    “楊木匠,該你顯身手了,”二狗招呼著請來的木匠。楊木匠有砍伐經驗,知道砍樹的哪一面,樹才會向需要的方向倒。

    楊木匠站在樹下抬頭看了看,“二狗班長,這樹有點朝線路方向歪喲,還是找老鄉借根繩子穩一下好些哦?!?

    “穩個球,這么小一棵樹,我們四五個人還把它板不???”二狗想起和狼狗分手時,狼狗遞給他繩子,他大手一揮,“用不著,那棵樹小,我們拉得住,”那架勢就像在戰場上做了一個重大決定的將軍。

    “要得嘛,你們要穩住哦?!睏钅窘吵中耐铝丝谕倌?,兩手一搓,掄起了斧頭。二狗招呼大家站在樹的線路側,一起用力把樹朝線路的反方向推。

    “小伙子,樹倒下來重得很哦,你們幾個的力氣怕是夠嗆啊,”抽卷煙的老漢擔心地說。

    “老人家放心嘛,這種活我們干得多了,絕對沒問題,”二狗扭過頭朝老漢說。

    老漢似乎還是不放心,走開了幾十米,關注地看楊木匠他們使力。

    楊木匠的斧頭利,一斧下去樹就有一道深深的口子。他先在樹身上斜斜地砍一斧,然后反方向一斧,一大片樹塊就飛了出去,露出樹新鮮的肉。

    木匠真的會砍樹,沒幾下樹身著斧處就掉了許多肉,按二狗的經驗,這時候用力一推,樹會朝旁邊倒。以前遇到大一點的樹,他們會在樹腰上部牽一根麻繩,幾個人一扯,樹就乖乖就范。

    今天這是怎么了?這么小的樹咋不聽話?不但不向旁邊倒,反而慢慢朝線路方向傾斜。

    “遭了,穩不住了?!?

    也算二狗腦瓜子靈光,畢竟是當了多年的副班長嘛。他定了定神,立即判斷出樹的傾倒方向不對。

    “快跑,”二狗大喝一聲,迅速向看熱鬧的赤身老漢方向跑去,其他幾個家伙也撒了丫子,跑得那個快呀,估計出娘胎就練過短跑沖刺。

    就在他們剛剛站定時,一聲清脆的咔嚓聲,樹正正地倚在了最近的一根電線上,樹梢搭過去,為另兩根電線支了一個涼棚。

    幾個人傻眼了,那可是35千伏的高壓線??!出門前二狗向車間打了包票,砍這棵樹和那籠竹子是根本不用停電的,竹子矮,夠不著線路,樹小,完全能夠控制。這下好了,做線路清障工作十幾年了,以前一直都安安全全的,現在卻出這一檔子事。

    二狗還是沒完全蒙圈,愣了一下,他掏出手機撥通了調度室的電話:

    “青峰嗎,我是王超,我們在50號桿的地方砍樹,現在樹倒在輸電線上了?!?

    “我是說35千伏線路的接地保護信號咋來了呢,怎么樣,人有受傷沒有?我這邊按規定把線路開關斷開了的?!彪娫捓飩鱽碚{度員劉青峰清晰而焦急的聲音。

    “人沒事,人沒事?!倍愤@時后怕起來,當了十幾年維修電工的他明白高壓跨步電壓是怎么回事,一旦他們在剛才跑路的過程中被跨步電壓擊中,瞬間就可能被“洗白”。

    不過二狗還是二狗,冷靜得快,他隨即聯系調度室在線路兩側開關上做好接地保護裝置,迅速拖開了線上的樹,恢復了供電。

    第二天,車間會議室里坐滿了人,集團公司來了個大領導,大領導坐在主席臺中間。分析了事故經過后,大領導發話:事故經過很簡單,事故原因很清楚,工作負責人王超在線路清障過程中未做好安全措施,負主要責任……

    那一刻,二狗乖得像只貓,他認為再重的處罰都不過分,省去一根繩子帶來的驚魂一瞬倒是讓他刻骨銘心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CoypyRight 2000-2010 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
    聯系我們 ICP備案: 蜀ICP備12004835
    秒速赛车稳赚计划